月光下的童年(二题)

月光下的童年(二题)

月夜抓螃蟹

吴长海

我们的村子离龙潭小学很近,只有两里多路,小时候,我们都在龙潭小学读书。

龙潭小学旁边有条龙潭河,四五十年前的龙潭河,不但河水清澈见底,而且鱼呀虾呀龟呀鳖呀螃蟹呀特别多。

我们村有十几个年龄差不多一样大的小男孩,每到夏天放暑假时,都喜欢到龙潭河里洗澡,更喜欢到河里摸鱼摸虾。

当然,最有意思的还是晚上到龙潭河边的沙滩上抓螃蟹。

螃蟹这小东西是挺好玩的,跑起来特别快,别看它们样子长得丑,可机灵得很。它们也像人一样,怕热。每到炎热的六月天,随着月亮升起来,月光洒在河滩上的时候,螃蟹就成群结队地从河沟深处爬出来,然后争先恐后地跑到有柳荫覆盖的河滩上乘凉。往往这时候,正是抓螃蟹的最佳时机。

月上三竿时,我们十几个十多岁的小男孩就从村里出发,每人背着夹里箩(装螃蟹的物件),踏着明晃晃的月光,跟随梅叔一道,悄悄地来到了河滩上。梅叔比我们年龄要大五六岁,是我们这群小男孩儿的头,我们很听梅叔的话,一切行动都听梅叔的指挥。捉螃蟹前,梅叔和我们有约在先,谁也不准大声说话,不准提前走上河滩。因为我们都知道,螃蟹这小家伙都贼精得很,一有响动就会向河里奔跑。所以,我们的行动都只能在悄无声息中进行。

我们一个个猫着腰,谁也不做声,悄悄向河滩靠拢。这时,我们看到了这样一幕,只见月光下的河滩上到处都是小螃蟹,它们一个个伸着小腿,舒舒服服地仰卧在河滩上乘凉哩。

悄悄接近螃蟹时,我们便快速用手去抓,当然也只能轻轻的。有些瞌睡瘾大的小螃蟹,抓在手中也一动不动,说明还在呼呼大睡哩。有时遇到稍大一些的螃蟹就格外惊醒,见我们准备捉它,就连忙翻过身来准备逃跑,但往往这时候已经迟了,我们一个个眼尖手快,早将它们捉到夹里箩了。还有,抓螃蟹时要特别小心,因为这时候正是六月炎天,也是蛇们活动的高峰时节,蛇往往这时候也喜欢在河滩上捕捉食物,稍不注意就会被蛇咬伤。我的一个小伙伴在抓螃蟹时就被毒蛇咬伤过,还差点丢了小命呢!

当然,不是所有我们见着了的螃蟹都能捉到,有些警惕性高又特别聪明的螃蟹,往往不到河滩去,也许这些螃蟹有经验,晓得离河水太远了会有危险,所以它们只到离河水很近的河边乘凉,这样只要稍微一有响动,它们立马就翻过身来爬到河里去了。

运气好的时候,我一次能捉两三斤螃蟹,足足有两三碗呢。第二天,母亲就将这些小螃蟹洗干净,倒在油锅里将它们炕得通红通红的,然后加上葱花蒜苗和辣酱,吃起来又脆又香,味道真是美极了,如今想起来,仿佛还满口留有余味。

月夜偷西瓜

我十岁那年,正是全国开展“农业学大寨”处于高潮的时候,我们湾也开展了“开山造田”运动。几十亩的松树山,仅二十几天工夫,硬是改成了“大寨田”。可因为地势高,没有水源,改好后的“大寨田”也无法耕种。到了第二年,这些“大寨田”就荒芜了。

这年春天,从河南民权来了个种西瓜的王师傅,听说我们湾有三十多亩荒芜了的“大寨田”,就找到队长,说想承包这片“大寨田”。队长正愁种不下去,求之不得,就以低价承包给了王师傅。

王师傅的确是种西瓜的行家里手,经他种的西瓜不但长势茂盛,而且西瓜也长得特别大个。那天是周末,梅叔对我说:“大海,想吃西瓜不?”听梅叔这一说,我的口水就快流出来了,连忙说:“怎么不想?非常想!”梅叔接着说:“走,跟我一块去王师傅的瓜棚,讨个西瓜吃!”“王师傅的西瓜要留着卖钱,怎么会舍得给我们吃?”“去了你就知道了。”梅叔神秘地说。

我于是兴高采烈地跟梅叔一块去了王师傅的西瓜地。当时,梅叔的哥哥雪叔是生产队长,可能是看雪叔的面子,王师傅对梅叔说:“快坐快坐,这么热的天,看你们热得满头大汗的。我去摘个脚瓜给你们解解暑。”说罢,王师傅就去了西瓜地。

梅叔望我咪咪一笑。我分明看出来了,那笑里有几分得意的意思。

不一会儿,王师傅就摘来了一个约摸五六斤重的脚瓜。他拿来菜刀,将西瓜一刀砍做两半,一半给了我,另一半给了梅叔。

“吃吧,”王师傅说,“我这西瓜都是用鸡粪和菜饼烂熟后种的。虽然是脚瓜,但绝对好吃。”

“怎么叫脚瓜呢?”出于好奇,我问王师傅。

“连这都不懂,真是没见识!”梅叔说,“脚瓜就是西瓜藤里最先结的瓜。这种瓜结得早,离蔸近,一般都长不大,今天这个脚瓜算是最大的了!”

我吃了一口,真的好甜,说:“哎,太甜了,的确好吃!”

吃完西瓜后,我和梅叔一道回家了。但总感觉到西瓜瘾还没过足,心里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那天夜里,梅叔吃完晚饭后,又来到我家,悄悄对我说:“还想不想吃西瓜?”“想呀,怎么不想?西瓜太好吃了!”我说。“想吃今晚就和我一块去偷个大西瓜来吃,怎么样?”“偷?”我吃了一惊,从小到大,我从来没偷过东西,听梅叔说去偷西瓜,我的心不由“怦”“怦”跳。“我怕。”“怕什么,保你没事。你只等我就行了。”听梅叔这一说,我的心才慢慢平静下来。

我与梅叔出去了。父亲见我们鬼鬼祟祟的样子,问我:“去干什么?”我急中生智,说:“去钓黄鳝呢!”因我经常和梅叔一道晚上钓黄鳝,父亲就相信了。“放警惕点,晚上蛇多。”“晓得了!”

月色朦胧,我和梅叔悄悄的来到大路边,王师傅的西瓜地就在对面,要想去就要绕个大圈圈。大路和西瓜地中间有一口大水塘。梅叔说:“这样,往那边走不但路远,还容易被发现。你就到塘边等我,我过去摘两个西瓜来。”

“好!”我应道,便与梅叔一起游过水塘来到西瓜地边。

梅叔匍匐着身子,只有几分钟时间,就摘了两个大西瓜。

“走,帮我拿一个。”梅叔轻轻对我说。

我和梅叔一人抱一个大西瓜,溜到水塘里。因为水性好,加上西瓜在水里又是浮的,我们一只手托着大西瓜,另一只手划水,没费吹灰之力就游到了对岸。那晚我和梅叔在朦胧的月光下,硬是将两个大西瓜吃完了,肚子胀得像鼓一样硬,真正过足了一回西瓜瘾。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