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地变果园 六月梳花忙

六月

在勐拉镇陆官寨的

火龙果种植基地

一排排水泥柱

整齐罗列在田间

火龙果枝条相互依偎

绵延至视线尽头

农户们穿梭在田间

为火龙果修枝、梳花

八月

这里将迎来今年第一批丰收

“以前这片地是用来种香蕉的,但后来受黄叶病影响太严重,种香蕉的老板不干了,这片地就一直荒着,我们也是去年才把这片地租过来种火龙果的,”金平振兴农业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的合伙人刀明福说,“我们之前在西双版纳种火龙果,但毕竟我们是红河州人,还是希望能离家近一点。我们看了很多地方,结合气候、海拔和交通等等因素,觉得还是勐拉最适合。”

火龙果对土壤的适应性较为广泛,平地、山坡、沙石地均可种植,其遭遇的病虫害也都可防可控;采用排式种植模式,降低生产成本的同时也提高了产量和土地利用率;春冬季还可以通过补光催花技术可以实现反季节上市,延长果实采收期增加年产值。

据刀明福介绍,目前他们在陆官寨的火龙果种植基地有300余亩,亩产达到5至6吨,每年能结22批果,通过产期调节选择其中10至12批留果采收,主要销往山东、北京、郑州、沈阳等北方城市,市场需求较大。

勐拉海拔310米,常年湿热,终年无霜冻,地处坝区造就的天然温室是热带水果的理想种植地。在适宜的生长条件下,火龙果的生长速度比一般水果要快,果实采收期长,其营养需求量也大,很考验种植人员的田间管理技术。

记者与陆官寨火龙果基地技术负责人何建华交流时了解到,他曾在西双版纳火龙果种植公司工作,主要负责研究火龙果种植技术和发展合作种植户。经他手把手技术指导后,当地火龙果产量大大提高,达到了亩产8000至12000斤。在水肥管理方面,现代化种植系统帮了何建华很大的忙。

据何建华向记者介绍,基地配套有水肥一体化系统、喷淋系统和打药系统。水肥系统可以把田间所需的肥料及水分以液态形式,用滴袋输送到植物根部补充营养。遇到高温的时候,操作人员可以在现场把水肥一体化系统切换到喷淋系统,通过降温形成小气候,还能清洗枝条和果实。

打药系统由两部分组成:加压泵输送药液、空压机输送压缩气体。用压缩气体对药液进行雾化,这样打药就比较均匀,也能节省农药用量,还能降低人工成本,因为该系统可以远程操控,只要手机有信号,足不出户就能控制系统自动投肥投药,只需要定时到地里进行维护。


“我们用这套系统其实不算早,在我们之前有很多地方已经投入使用了,我们算是赶上了科技化种植的好时候。”何建华说。

火龙果种植管理有了系统化的技术加持如同乘上快车,但在田间管理方面,还有许多工作需要人工进行,为火龙果梳枝、梳花就是其中必不可少的环节。

“我们留多少枝条是根据植株的营养吸收能力决定的。留到一定时候就要把枝条理顺,比如这是一个三角面,必须把另外一个面按回去,慢慢地理下来。像梳头发一样把枝条梳顺以后,结的果批次会更多。但一次不能留太多,通常是‘三世同堂’,也就是三个批次可以同时挂在一个植株上,有果、有花、有蕾。正常情况下每株每两月就能有三批果,所以我们一年四季都有花有果,保证均衡上市。”说话间,何建华已经梳理好一株火龙果的枝条。

基地对人工作业的需求给陆官寨周边的居民带来了“家门口”就业的机会。刀明福说,现在基地里每天有40名工人进行梳花,很多都是夫妻二人一起来。

“我去年8月份就在这干了,我老婆也跟我一起,这里的水泥柱还是我扛来的哩。”李小路笑着说。从搭架、栽种、固枝到梳花,他参与和见证了这片火龙果基地的搭建和发展。对李小路而言,在火龙果基地做工是他众多谋生方式的一种,但对李小平而言,在家门口就业承载了更多意义。

“我之前在海南也干过一年,梳花的技术是我们刚进厂的时候培训的,像这种枝条肥的可以留两个,枝条不肥留一个就可以了。我们在这里干活,一天至少能拿到100,加班的话能拿得更多一点,到后期根据火龙果的品质算提成,每天可以拿到200左右。我家是两口子在这里干,基本生活是能保障了,小孩上学也是供得起的。在这里比在工厂里要好多了,因为工厂里加班的时间太长了,属于自己的时间比较少。这里工时正常,一般都是8小时。虽然热了一点,但只要身体健康都干得动,而且离我家也近,每天干工结束就可以回家休息了。”

刀明福告诉记者,在火龙果基地做工第一年,农户每天正常工作时间是8小时,超过8小时的加班费按小时计算;做工第二年开始实行承包制,采取保底加产值提成的方式,根据火龙果的品质、等级和产量给予超产分成,鼓励他们协助基地培育优质果,提高大果率。

记者向勐拉镇副书记吴自明了解到,该基地项目属于乡镇集体经济项目,未来有希望助力乡村振兴,成为推动村集体经济发展的引擎。

记者:吴丹萍 李沅锜 罗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