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源科考:“昆虫捕手”探究高原生物多样性

7月26日,张国月(左)与樊雅东展示采集到的昆虫标本。

白天,她们奔走在海拔4000多米的青藏高原,越高山、蹚急流,捕捉江源地区的昆虫;深夜,她们克服疲倦,架起“黑光灯”,诱捕在夜间活跃的高原特有昆虫……这是江源科考队两名女队员张国月和樊雅东的工作常态。

由长江水利委员会长江科学院牵头组织的2022年江源综合科学考察正在青海展开。生物多样性观察是此次科考的重要内容之一。科考队员们通过捕捉各类昆虫,探究长江源和澜沧江源地区的生物多样性特征。在海拔高、空气稀薄的环境中,为避免剧烈运动,张国月、樊雅东尽量“慢动作”捕虫,但常常事与愿违。为了捕获有研究价值的昆虫,她俩手持捕网,爬山坡,下河床,大口大口地喘气,咬牙坚持完成任务。

“生物多样性是生态环境的最直观反映,如果生态环境遭到了破坏,生物多样性势必退化。”张国月说。她们在此次科考中积累了大量一手数据,有助于进一步掌握江源地区生物多样性特征,后续还将通过举办“江源昆虫展”等方式,科普江源地区的生物多样性,提升公众的生态环护意识。

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7月24日,樊雅东在制作昆虫标本。

白天,她们奔走在海拔4000多米的青藏高原,越高山、蹚急流,捕捉江源地区的昆虫;深夜,她们克服疲倦,架起“黑光灯”,诱捕在夜间活跃的高原特有昆虫……这是江源科考队两名女队员张国月和樊雅东的工作常态。

由长江水利委员会长江科学院牵头组织的2022年江源综合科学考察正在青海展开。生物多样性观察是此次科考的重要内容之一。科考队员们通过捕捉各类昆虫,探究长江源和澜沧江源地区的生物多样性特征。在海拔高、空气稀薄的环境中,为避免剧烈运动,张国月、樊雅东尽量“慢动作”捕虫,但常常事与愿违。为了捕获有研究价值的昆虫,她俩手持捕网,爬山坡,下河床,大口大口地喘气,咬牙坚持完成任务。

“生物多样性是生态环境的最直观反映,如果生态环境遭到了破坏,生物多样性势必退化。”张国月说。她们在此次科考中积累了大量一手数据,有助于进一步掌握江源地区生物多样性特征,后续还将通过举办“江源昆虫展”等方式,科普江源地区的生物多样性,提升公众的生态环护意识。

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7月26日,樊雅东在观察采集到的昆虫样本。

白天,她们奔走在海拔4000多米的青藏高原,越高山、蹚急流,捕捉江源地区的昆虫;深夜,她们克服疲倦,架起“黑光灯”,诱捕在夜间活跃的高原特有昆虫……这是江源科考队两名女队员张国月和樊雅东的工作常态。

由长江水利委员会长江科学院牵头组织的2022年江源综合科学考察正在青海展开。生物多样性观察是此次科考的重要内容之一。科考队员们通过捕捉各类昆虫,探究长江源和澜沧江源地区的生物多样性特征。在海拔高、空气稀薄的环境中,为避免剧烈运动,张国月、樊雅东尽量“慢动作”捕虫,但常常事与愿违。为了捕获有研究价值的昆虫,她俩手持捕网,爬山坡,下河床,大口大口地喘气,咬牙坚持完成任务。

“生物多样性是生态环境的最直观反映,如果生态环境遭到了破坏,生物多样性势必退化。”张国月说。她们在此次科考中积累了大量一手数据,有助于进一步掌握江源地区生物多样性特征,后续还将通过举办“江源昆虫展”等方式,科普江源地区的生物多样性,提升公众的生态环护意识。

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7月26日,樊雅东(左)和张国月在长江源区采集昆虫样本。

白天,她们奔走在海拔4000多米的青藏高原,越高山、蹚急流,捕捉江源地区的昆虫;深夜,她们克服疲倦,架起“黑光灯”,诱捕在夜间活跃的高原特有昆虫……这是江源科考队两名女队员张国月和樊雅东的工作常态。

由长江水利委员会长江科学院牵头组织的2022年江源综合科学考察正在青海展开。生物多样性观察是此次科考的重要内容之一。科考队员们通过捕捉各类昆虫,探究长江源和澜沧江源地区的生物多样性特征。在海拔高、空气稀薄的环境中,为避免剧烈运动,张国月、樊雅东尽量“慢动作”捕虫,但常常事与愿违。为了捕获有研究价值的昆虫,她俩手持捕网,爬山坡,下河床,大口大口地喘气,咬牙坚持完成任务。

“生物多样性是生态环境的最直观反映,如果生态环境遭到了破坏,生物多样性势必退化。”张国月说。她们在此次科考中积累了大量一手数据,有助于进一步掌握江源地区生物多样性特征,后续还将通过举办“江源昆虫展”等方式,科普江源地区的生物多样性,提升公众的生态环护意识。

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7月26日,张国月(左)和樊雅东在长江源区的聂恰曲采集昆虫样本。

白天,她们奔走在海拔4000多米的青藏高原,越高山、蹚急流,捕捉江源地区的昆虫;深夜,她们克服疲倦,架起“黑光灯”,诱捕在夜间活跃的高原特有昆虫……这是江源科考队两名女队员张国月和樊雅东的工作常态。

由长江水利委员会长江科学院牵头组织的2022年江源综合科学考察正在青海展开。生物多样性观察是此次科考的重要内容之一。科考队员们通过捕捉各类昆虫,探究长江源和澜沧江源地区的生物多样性特征。在海拔高、空气稀薄的环境中,为避免剧烈运动,张国月、樊雅东尽量“慢动作”捕虫,但常常事与愿违。为了捕获有研究价值的昆虫,她俩手持捕网,爬山坡,下河床,大口大口地喘气,咬牙坚持完成任务。

“生物多样性是生态环境的最直观反映,如果生态环境遭到了破坏,生物多样性势必退化。”张国月说。她们在此次科考中积累了大量一手数据,有助于进一步掌握江源地区生物多样性特征,后续还将通过举办“江源昆虫展”等方式,科普江源地区的生物多样性,提升公众的生态环护意识。

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

7月26日,樊雅东在长江源区的聂恰曲采集昆虫样本。

白天,她们奔走在海拔4000多米的青藏高原,越高山、蹚急流,捕捉江源地区的昆虫;深夜,她们克服疲倦,架起“黑光灯”,诱捕在夜间活跃的高原特有昆虫……这是江源科考队两名女队员张国月和樊雅东的工作常态。

由长江水利委员会长江科学院牵头组织的2022年江源综合科学考察正在青海展开。生物多样性观察是此次科考的重要内容之一。科考队员们通过捕捉各类昆虫,探究长江源和澜沧江源地区的生物多样性特征。在海拔高、空气稀薄的环境中,为避免剧烈运动,张国月、樊雅东尽量“慢动作”捕虫,但常常事与愿违。为了捕获有研究价值的昆虫,她俩手持捕网,爬山坡,下河床,大口大口地喘气,咬牙坚持完成任务。

“生物多样性是生态环境的最直观反映,如果生态环境遭到了破坏,生物多样性势必退化。”张国月说。她们在此次科考中积累了大量一手数据,有助于进一步掌握江源地区生物多样性特征,后续还将通过举办“江源昆虫展”等方式,科普江源地区的生物多样性,提升公众的生态环护意识。

新华社记者 肖艺九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