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平县九个民族——布朗族


      金平的布朗族自称为“莽”。2009年5月经国家民委正式批复莽人归属为布朗族,保留莽人称谓。有人口761人,占全县总人口的0.19%。居全县人口总数的第九位。主要居住于金水河镇靠中越边境沿线的南科村委会。

由于史籍文献中没有关于莽人的史料记载,何时迁入金平现已无法考证。

金平的布朗族自称为莽,2009年5月经国家民委正式批复莽人归属为布朗族,保留其莽人称谓。有人口761人,占全县总人口的0.19%。居全县人口总数的第九位。  “莽”汉译为“山民”或“聪明”。明朝中期莽人先人散居于云南省红河州和文山州境内,到明末清初流散在越南老街省和莱州省境内,清朝末期又有部分“莽人”从越南迁回我国的金平县一带。主要居住于金水河镇靠中越边境沿线的 南科村委会。



莽人是中国古代“百濮”族群的后裔,语言属于南亚语系孟高棉语族的一支。19世纪30年代末到20世纪50年代初,因民族压迫和战争摧残,为保护族人的生命安全,一些莽人逃避到今中越边境地区一侧的高山密林之中,他们过着岩洞当房住,野果当饭吃,树皮当衣穿的流动性的原始采集、狩猎农耕生活。直到上世纪50年代末,莽人才在党和政府的关心和帮助下走出深山老林,把原来的14个散居点合并为南科新寨、坪河中寨、坪河下寨和雷公打牛4个村子,建屋安居,开田种地,并初步建设了一些基础设施,生产、生活条件有了一定改善。从此,莽人结束了100多年在原始 森林中避难的悲惨生活,但社会发展比较缓慢。2007年,莽人农民人均有粮仅244公斤,人均纯收入仅489元。而其人口,也仅从1960年的64户312人增至百余户700余人,其中大部分是文盲。2008年1月,国家主席胡锦涛、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分别作出批示,要求帮助莽人尽快摆脱贫困,解决他们的生产生活问题。我县按照统一要求和部署,2008年5月实施莽人综合扶贫项目建设,为莽人民众盖房子、建学校、建卫生所、文化活动室、改造中低产田等,彻底改变了莽人山区不通路、不通水、不通电等原始、落后、贫困的面貌。 根据国家对于莽人、克木人的综合扶贫规划,分别修建了牛场坪村、平和村和龙凤村。原雷公打牛寨的莽人搬迁到了现牛场坪村,原坪河中、下寨的莽人搬迁到了平和村,原南科寨的莽人在搬迁到了龙凤村。



      布朗族普遍身材不高,最高者也不过1.6米。海拔2290米的中越界山——刀寨山被莽人称为“神山”。布朗族”先人就在犹如世外桃源的深山之中过着属于自己的生活,布朗族忌讳绿色,虽然他们代代生活在绿色掩映的深山之中,但从不把带有绿色的东西带入室内。因为绿色对莽人来说是鬼魅之物,会给自己的部落带来灾难。 “莽人”的生育习俗中至今都保持着独特的形式。他们认为生孩子是天神赐的,如果妇女不育就要去祭神。莽人认为妇女受孕是某种神秘力量进入妇女腹内的结果,认为世界万物都有灵魂。因此,孕期的生病、分娩时的难产、畸形儿的降临、婴儿的死亡等,都归之于超自然神秘力量的作用,对之产生恐惧感和依赖感。莽人认为妇女生孩子是天神赐的,所以妇女不育就要祭神。过去,除了本氏族的正常孕妇可以在家生育外,其他非正常孕妇包括非婚怀孕和结婚时没有举行过婚礼仪式的孕妇不能在家生育,必须实行隔离。非正常孕妇临产前几天,夫妻俩在自家的房前屋后用芭蕉叶搭一间简易窝棚,在棚内举行安家仪式,夫妻俩进住后,孕妇方可在窝棚内生育。莽人生孩子不去医院,民间也没有专门的接生婆,妻子生育,由丈夫担任接生任务。莽人妇女初孕者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分娩,有的孕妇在半路上分娩,有的孕妇在家里无人时分娩。胎儿出生后,用没有消毒的铁刀和竹片来断脐,并用冷水为婴儿洗浴,所以莽人的婴儿死亡率较高,莽人的人口增长速度非常缓慢。过去,莽人妇女胎儿娩出后满一轮(12天)才能回家。如今很多妇女产后的第2天就可回家,但进家时,产妇禁止走正门,只能由后门进入屋内。第3天,由家长杀鸡祭祖,祈求祖灵保佑婴儿。产后不满一个月,产妇不能从正门出入。莽人婴儿出生后(一般3天内),进入婴儿家的第一位外人,不论民族,也不分男女和身份,婴儿的父母都要杀鸡招待来人,并请求给婴儿取名。

布朗族语言属越芒语族北勐高棉语支,没有文字。民间文学主要靠口传心授。歌曲、舞蹈形式单一。



声明/提醒

1.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改变原文意图,以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如需转载,请申请获得授权!否则必追究法律责任!转载请注明来源:多彩金平(ID:dc-jinping);

2.投稿说明:请热心投稿的朋友们投稿时在文章中注明作者(真名或笔名)及联系电话,方便刊发时署名及联系,多彩金平期待您的来稿,谢谢!(投稿邮箱:jpgbdst@163.com)。


(作者:金平县融媒体中心)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